杨笠代言卫生巾都遭抵制,男女阵营“厮杀”正在极端化

25 3月 by admin

杨笠代言卫生巾都遭抵制,男女阵营“厮杀”正在极端化

杨笠代言卫生巾都遭抵制,男女阵营“厮杀”正在极端化
原标题:杨笠代言卫生巾都遭抵制,男女阵营“厮杀”正在极端化 于贞为杨笠发声:善意是流动的 她没有做错什么 文 | 杜虎 继代言英特尔遭受抵制后,脱口秀演员杨笠近日直播带货卫生巾,遭受更猛烈的责骂和抵制。3月24日,杨笠通过个人微博表露心迹:“有时候有些声音可能比较大,但未必代表人很多。互联网是一个虚拟的世界,我们要相信的是我们周围的人。”可以想见,即使杨笠自己想得开,但其商业模式一再受挫。 奠定杨笠作为国产脱口秀演员地位的,是她很早之前的剧场表演,而她的段子选取了两性对立来编织包袱,在网络文化中塑造了“很普通却很自信的男人”的形象。后来经过其所在公司的持续打造,杨笠维持了很高的人气。但同时,这些高人气的支持率既为她赢得了名声,也将她推入舆论涡流。 代理英特尔,是杨笠公司试图延续其商业模式的大胆尝试。因为代言的一个电子产品,实际上男性用户的比例很高,市场代言形象与表演人设出现了一定落差。当反对者给英特尔施压,要求撤换杨笠时,所提的理由是“男性用户不欢迎杨笠”。英特尔屈从了这一舆论,在几十小时内撤下杨笠广告。 杨笠败走英特尔,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读:一是早期聚集起来反对杨笠的人,仍在紧盯她的一举一动,这些反对声音与支持声音并存于舆论场。二是支持者为杨笠积累了演艺新品类的声誉,但反对者同样有破坏力量,尤其是舆论对品牌影响力日益重大的现时。杨笠夹在两股相持不下的舆论声势中,进退两难。 就像杨笠最新声明表明的那样,她的发言立场是试图委婉地削弱支持者的烈度,“我从未为你们做过任何事,包括我讲脱口秀也是为了我自己……”。但她的声明无法明确与支持者切割,所以最后仍落入“我们不服输”的潜台词中。这种声明不能打消支持者的热情,更无法阻却狂热的抵制者。 抵制杨笠的人似乎要切断她商业变现的努力。在她直播为某品牌卫生巾带货的时候,抵制者冲犯直播间和服务热线,在杨笠的另一条商业代言上成功搅局。如果说用男性用户的名义抵制杨笠代言电子产品,尚有逻辑可寻,但在代言女性用品时仍被冲撞,只能说对杨笠的抵制已经发展到对人也对事的严重程度。 这种接连发生的抵制行动一定会让杨笠及其公司犯难,如果她聚拢的巨大流量无法变成可持续的商业盈利模式,对杨笠、对公司都是损失。可要想吃流量“这碗饭”,显而易见要面对相反声音的反弹。杨笠从挖掘两性张力获得美誉度,再因男女性别对立问题遭到反击,生动演绎了“流量是把双刃剑”这一舆论规律。 杨笠遭遇到的难题不是她个性使然,更多是脱口秀这门冒犯艺术的特点使然,当它被杨笠等人引到前台的时候,两性讨论的舆论氛围既不睿智,更谈不上从容平和,总之与脱口秀强烈的冒犯倾向并不相称。脱口秀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效果,可它面对的社会情绪早已是黑白分明、非此即彼,显著极化。 这些年来,女性议题、两性话题很容易成为舆论的触发器,制造着源源不断的流量。杨笠以撩拨两性争议为表演的卖点,当然也是精心定位的操作。但两性对立的争吵,一开始确实无关宏旨,所以不会有危险,但发生在杨笠身上的狙击表明,男女阵营的“厮杀”已越来越有实际的杀伤力,会造成现实伤害。 老实说,在杨笠连续被反对声音KO的情况下,只去讨伐或污化抵制者没有效果,也不是办法。反倒是,脱口秀表演者本身当有理性的认识,也许可以调整褒女贬男的僵化立场,比如:杨笠可以调侃一下女性吗?总之是将两种性别都作为冒犯的素材使用,而不是偏要为女性代言,让脱口秀的创作既不受男性钳制,也不被女性束缚。 脱口秀的难做也就在这里,当杨笠被理解为“为女性代言”而恶搞男性,从不媚世俗到取媚女性,她就被支持者的喝彩与掌声“绑架”。长此以往,必定迅速在获取掌声上养成路径依赖,脱口秀就不再是艺术,而成为她及其支持者投向男性的匕首,表演就成了战斗,一个纯粹的、真诚的表演者当有所思考。 当然,即使这样的建议也可能被理解为对杨笠、对女性作者的“规训”。这也是当前讨论两性话题时特别为难的地方,似乎非要站在某个性别立场上才有资格发言,很容易忘掉有许多东西是可以超越性别之争的。哪怕以男女差异来切入脱口秀的创作,也当让观众看到丰富性,而不只是围绕男女性征来做“梗”。 靠流量挣来的成功,正在被流量抵消,这就是目前发生在杨笠身上的事情。作为请她代言的商家而言,是要借她流量一用,可一旦相反流量杀入,品牌商势必快速切割自保。商家看重杨笠靠冒犯得来的影响力,可商家最忌讳“冒犯”,这就是脱口秀与商业时代的矛盾。杨笠从得益者到受害者,还有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呢?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